扇毁.

更新不定。

我爱秀秀,希望秀秀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道友们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也希望某些键盘侠可以知道,你们对一个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可能大概看不清??我发一下文字(图是群里的小可爱找到的)




    

      关于墨香铜臭。

      首先,并没有抄袭。

      墨香铜臭从16年被黑到19年,这是她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该承受的吗?某些黑子,你比墨香铜臭的年纪还要大,你羞不羞啊。黑一个写文的作者比明星黑还要顽固,真是绝了。

      从16年被极端黑到19年,为 什么呢。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她,也知道很多人讨厌她,她这个人跟她自己说的一样,好运与霉运都是很极端一个人。

      看到连与她根本没有交集的人也会跟风讨厌她。我在疑惑,想到底是为什么呢?

      [ ]因为她营销抄袭融梗?

      事实上她并没有营销,并没有抄袭,也没有融梗。她的黑子污蔑她抄袭不成开始污蔑她融梗。三人成虎,而部分路人随手随口造谣传谣却不会想到去澄清。多少跟风路人根本没有看过墨香铜臭微博的置顶澄清呢?读者粉丝澄清辟谣还被说粉圈恶臭作风。向来是不太公平的。

      [ ]是粉丝Ry吗?

      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一个热圈是没有Ry的。粉丝ky的罪永远也怪罪不到她的头上,也不该。

      没有人和她一样,努力约束自己的读者,一份希望粉丝不要ky的公告从16年挂到19年,微博为数不多的微博好多条都是在道歉,向公众道款,向作者道歉,向读者抱款。

      [ ]是对她的第一印象吗?

      因为别人说她不好,说她怎么样,就跟风不喜欢她。讨厌可以,你可以讨厌任何一个人,包括墨香铜臭。但是莫名其妙的讨厌是并不值得骄傲的。只会显得,你这个人多么狭隘呢。是了解了她然后讨厌吗?

      3解她什么呢?你看过她写的文吗?你认识她吗?

      [ ]她红得太快,德不配位?

      她不配你配?爆红随之而来的嫉妒和黑酸是难以想象的,匿名论坛的蠢毒是恐怖的。没有这一个墨香铜臭,也会有下一个张香李臭的。

      唉,太多了,不想分析了。什么粉丝Ry,她本人讨厌. .所谓的冠冕堂皇的原因不过是讨厌她的人遮羞布而已。对某些人来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需要原因。墨香铜臭爆红就是原罪。粉丝说再多都是放屁。那我为什么还要说呢?

      因为那些讨厌她,扮皮她三次元,污蔑她,造她的黄谣,诅咒她,给她P病例P墓碑P黑图.的黑子。

      因为那么听了半截就跑,成为帮凶的并不高贵的路人。

      对了,仿佛不论什么圈子,路人才是最高贵的。高贵路人高贵在哪里呢?不懂!

      高贵的不是路人,是爪偏听偏信的人,是理智的人,是真诚热心的人,是温柔善良的人。

      对于黑子,它们是不会醒悟的,黑人是三次元不顺跑二次元来发泄而已,大家也不用和它们争执。对于不高贵的路人,大家也不用浪费时间。

      心疼粉丝。不停的努力澄清的粉丝。

      墨香铜臭粉可以说是最包容最能理解别人的粉丝。因为墨香铜臭一路被黑过来,所以粉丝对娱乐圈明星谁莫名被黑都持怜惜态度,不会跟风黑人。

      作为同好,和墨香粉在一起磕粮是单纯快乐的。希望大家做好自己,开开心心的。你愿意喜欢她就喜欢她,喜欢多久全凭自己。你的爱和喜欢是珍贵的,是不因外物而改变的。不喜欢了想休息了网线一拔各自天涯。

      但是希望喜欢的这段时间里,你是开心而甜蜜的,满足而充盈的。

      我所有因为墨香魔道而认识的同好,全是善良真诚的朋友。

      总之,希望大家都能因为喜欢变成更好的人。温暖的,真诚的,善良的,温柔的人。

      而不是因为讨厌让自己变成阴沟里的人

当渣反众人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64+65+66)

  【  一名道人六神无主道:“不能打开结界放他们出来,那……那到底应该怎么办?”

  柳清歌道:“不能出,那就只能进。”

  ……

  沈清秋对于自己处理魔物的水平,倒没有他们那么悲观。除了对自身修为的和灵力的自信外,也是因为他对《狂傲仙魔途》中这些魔物的兴趣,远远大于各色妹子。他可能记不住哪个女主收了小委屈的时候喜欢跟洛冰河到哪里去看星星,甚至有时候连名字都对不上号,但他对每一种魔物的属性和弱点,绝对都一清二楚!】

  尚清华“不是,我说瓜兄,别人看中马文就是为了看爽度,你没事记这个干什么呢。”

  沈清秋翻了个白眼“你管我。”

  冰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尚清华,如果说他怀疑谁是上天打飞机的话只有这个尚清华了……毕竟他也不是傻子。

  【除了熟知剧情,如果非要在他身上找出什么能称之为金手指的东西……就只有这一点了!

  绝地谷中,洛冰河正安顿一众魂飞魄散的师妹师弟。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四下乱窜,万一遇上新的魔物或者再走散了,只能让情况更糟。

  夜风猎猎,四面八方传来不知是人还是魔界生物的鬼哭狼嚎,胆子小的早已抱头痛哭。秦婉约面色惨白,但见洛冰河靠在一棵树上,正阳剑插在怀里,镇定而不失警醒,挡住了来自黑暗的一切侵袭,无助中又泛起丝丝柔情蜜意。

  如果沈清秋在这里,他必然要激动不已,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妹子你已经爱上他啦!】

  柳清歌:……


  【  这时,灌木丛那边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洛冰河目光一凛,一道灵流汇聚在掌间,蓄势待发。

  那草丛簇簇而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也许是害怕到极致了,居然谁都没有先叫出来。

 ……

  离它最近的一人来不及躲避,被它跳上了脑袋,疯狂大叫,噌的拔出剑来胡乱挥舞,旁人忙不迭躲开。洛冰河不敢轻易出剑,万一刺中的不是那个怪物而是这个人的脑袋,后果不堪设想。这么可怕的东西在自己头上爬来爬去简直恐怖得要窒息了,那人绝望至极,剑头调转,往头上插去。可还没抬起手,那八条细瘦伶仃的蜘蛛腿找准了位置,对着他太阳穴猛地插了进去!】

  看到这里当时没有参加的宁婴婴皱了皱眉往明帆那里靠了靠,明帆看见自家老婆靠了过来高兴的嘴都歪了。

  冰哥:虽然知道,现在她不是我老婆了,但是……看起来好不舒服啊!

  【那人立刻僵硬了身体,连舌头都像是打了结,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了。那颗人头脖子下延伸出的蜘蛛腿越插越深,他也跟着浑身抽搐不止。只得瞬息,八条蛛腿拔了出来,只留下那人太阳穴处一派血肉模糊的孔洞,颅腔里面似乎已经被吸得一干二净,空空如也了。

  这幅景象骇人至极,就连洛冰河都一时没反应过来。那颗人头蜘蛛模样的怪物吸饱了脑髓,在尸体上爬上爬下,嘴里发出凄厉的呼啸,仿佛婴儿哭号。

  就在这时,一道灵流凝成的光箭飞来,穿过它正在发出长号的嘴,打了个对穿窟窿。

  在一片戛然而止的寂静和众人茫然的瞩目之中,沈清秋揉了揉被它叫得隐隐发痛的耳朵,慢条斯理一振袖子,折扇一展,幽幽地道:“吵死了。”

  这个出场,当真十分之低调。】

  众人:低调个毛线


  【  “师尊!”

  乍见沈清秋,洛冰河完全是喜大于惊。

  毕竟,从骚乱刚一开始,他就料到沈清秋必然会不放心,要亲自来谷中救他们的。

  沈清秋飘然立定,见数名弟子都围了上来,问道:“可有人受伤?”

  洛冰河道:“除了溪边……的那几位师妹和被吸髓而死的师弟,目前暂时没有其他折损。”

  沈清秋道:“你受累了。”

  洛冰河微微一笑,眼睛极亮:“弟子职责所在。”

  沈清秋看了看还红着眼眶的秦婉约,心道你还笑,笑,知不知道自己死了个老婆啊?!

  众弟子见前辈高人出场相救,个个都像见了亲娘,就差没抱着他大腿放声大哭。沈清秋道:“你们不必惊慌惧怕。外面掌门们知道里面的情况了,已有大批前辈进结界来支援。你们保护好自己,不需要多久就能杀出重围了。”】

  沈清秋:“我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前期备系统欺负也就算了,后期还要被欺负。最后还要掉马甲。”

  【他这一句话仿佛定心大还丹,叫一群六神无主的少年少女们吃了好生心安。洛冰河道:“师尊,刚才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

  鬼头蛛的叫声是会吸引大批同类前来围剿的!

  他手中折扇反手一推,扇出一道罡风,瞬间斩断数十根蛛丝,鬼头蛛们如同熟透的果实一般,扑通扑通齐齐砸到地上。沈清秋喝道:“走!”

  洛冰河利落地应了一声。趁鬼头蛛们摔得头晕脑胀,众人跑路。师徒一个在前开路,一个在末断后,中间夹着臃肿的队伍,两端却杀得腥风血雨。鬼头蛛们行动敏捷,弹跳力极强,在半空中飞来蹿去,被二人交错乱打的灵流射成筛子。】

  当时那队伍中的人:……

  【一旦知道了如何应对,洛冰河便有如神助,简直闭着眼睛也能一次打穿两只以上,众人头顶一片腥风血雨,哀嚎怪叫。

  纵使如此,可毕竟数目太多,而且防不胜防。沈清秋正担心着那个见鬼坑爹的奇毒什么时候发作,便觉灵力一滞,出手一下子打了个空。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番外(阅读体7)

啊啊啊!原文放不出来,只可以看图片啦。

发现我最近掉粉了,无奈……

当渣反众人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61+62+63)

  【  此女姿容端丽清雅,走起路来却微一拐一瘸,似乎脚崴了,应当是在应对魔物时受的伤。她语带歉意道:“洛师兄,实在对不住,刚才蒙你相救,现在还要麻烦你,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们,你早就走出很远了……是我们拖累了你。”

  洛冰河答得很得体:“同为修者,相互照拂也是应该的。”

  沈清秋早就对洛冰河前期的白莲花作风了然于胸,见怪不怪了。】

  尚清华:后期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他一边打怪,一边还要带着这些弱兵妇孺走,所以才导致一整天都排名冲不上去。否则以他的实力,和公仪萧一争高下,完全无压力。要知道连明帆的排名都还不错……但没关系,洛冰河有的是后劲儿!

  ……

  沈清秋对这个妹子的最深印象就是她帮洛冰河破了处。再然后就是日常后宫勾心斗角中受害者的角色。也只有向天打飞机这种奇葩能把一本种马文的后宫偶尔写出甄嬛传的味道。我宁可看你花十万字描述鬼头蛛是怎么交配的也不想看纱华铃手撕秦婉约。谢谢!】

  看到这里尚清华怪叫一声:“啊瓜兄,原来你有这癖好!”由于声音太大,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

  沈清秋:……

  【看这一行人俨然把洛冰河当成了救世主,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沈清秋又不痛快起来。

  这些弟子中,有些是真的一时不适应,发挥不好,再稍加调整就没问题的,却也有些是不学无术、又不肯退出大赛,想抱着洛冰河大腿混点念珠和名次的。

  换了黑化的洛冰河,分分钟全杀光也不眨一下眼皮。人善被人欺啊!】

  冰哥:……


  【  走了一阵,趁着黑夜袭来的小怪基本都被洛冰河弹弹手指就解决了,剑都不用出鞘,速度却仍提不起来。

  原因?

  一名幻花宫的女弟子靠着秦婉约,抽抽搭搭哭起来:“姐姐,我脚好疼哦。”】

  众人:拖油瓶。

  【洛冰河在前方,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低头揉了揉太阳穴。

  秦婉约一阵紧张,她低头轻声对那少女说:“婉容,忍一忍好吗?我们必须走快些。”

  婉容妹妹嘤嘤道:“可是人家真的脚痛,走不动啦!而且走了一天,没地方沐浴,身上好难受。”

  ……

  沈清秋心里弥漫上一股奇怪的烦恼感。

  冰河啊你……你今后收后宫的时候也可以适当地考虑一下质的问题嘛……不要见到是个长得不错的妹子就往怀里带。为师看到你后宫质量这样参差不齐,很是心痛!】

  众人&尚清华:确定不是吃醋?

  【秦婉约又看了一眼洛冰河的背影,悄声道:“小妹,我们已经给洛师兄添了很多麻烦……”她还想仰仗着洛冰河,在仙盟大会中拼上一拼,求个名次。若是妹妹的不识轻重让洛冰河感到厌烦,那就不妙了。

  秦婉容天真烂漫道:“洛师兄人这么好,不会介意的,是不是洛师兄?”

  ……

  这可是在上游,万一人家下游有人要喝水呢……

  沈清秋默默在心里给下游的弟子点了个蜡。】

  群众a:原来当时我在喝他们的洗脚水……

  群众b: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

  【她这么一带头,旁人也有好几个效仿的,一群人居然就这么开始嬉笑打闹起来了。

  洛冰河见状,无奈至极,又不好靠近,只能远远地道:“夜间涉水不安全,诸位师弟师妹还是尽快上来的好。”

  沈清秋有点奇怪。原作之中,洛冰河应该没站这么远啊?他应该没记错,当时,洛冰河应该是出于担心(或者是出于向天打飞机菊苣想要描写杀必死的私心),一起到了小溪边,然后欣赏一出诸女从袜子一直往上脱的香艳大戏……杠杠的足控福利!】

  向天打飞机菊苣: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  洛冰河相劝,那几人却欢声笑语都浪到这边来了:“没事的!洛师兄你也来呀!”

  连晶石镜前的掌门们都无语了。

  ……

  洛冰河横剑在前,沉声道:“怎么回事!”

  溪中原本有五六名弟子在浴足嬉水,这时却不见了两个,其中就包括秦婉容。

  沈清秋恨铁不成钢:你看看!叫你早点去吧?现在好了,好端端的一个老婆就这么没了!】

  “师尊~”沈清秋正在看的津津有味,马上就要到尚清华,掉马甲的时刻了,他可是很期待啊!突然被冰妹的一声叫声叫醒过来,看到他眼睛旁边的眼泪又要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冰妹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哭啼啼的道“师尊这么希望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呜呜呜。”

  【秦氏姐妹花凑不齐了今后的3P大戏怎么办?!

  怪就怪万万没料到,这一回,身在主角后宫团的秦婉容妹子,居然也会把自己作死!

        ……

  溪水边的弟子们被这可怕的景象吓坏了,林中一片哭喊尖叫,扑着躲到了洛冰河身后。秦婉约见到妹妹尸体惨状,险些晕了过去。

  幸好她很聪明地没真晕,不然这种兵荒马乱的场面,谁还能顾得上带着她一起逃跑!】


当魔道众人看魔道语录(51)

ooc致歉


刷抖音⑤



 [   ]抖音内容

  苏颜看了一眼渣反组的众人,想了想,决定放一个关于沈九的视频。

  她啊……还是很喜欢小九妹的呢~

  [标题:来吃刀子啦!!今儿是岳七跟沈九的趴。(这个是一篇文章啊!!!)

  内容:“小九……你是小九吗?!!”

  岳清源险些从床榻上滚落下来,慌慌张张大喊大嚷,丝毫不复往日的端雅。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叫我七哥…”

  “他说他死了!对着我笑,说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他怎么会死呢……对吧…对吧…?”

  说罢,鞋袜不着的跪倒在地像是去了全身筋力一样。祈求的看向上首还在蹙着眉的沈清秋。

  “你不是沈清秋吗,你不是沈九吗?”

  明明是第一大派的掌门人,此刻却脆弱的像根菟丝草,眼角处也带了几点晶莹…下一秒就会嚎啕大哭似的,让人怎么瞧着都不忍。

  “师兄……我是清秋。”

  岳清源闻言愣了很久,轻轻的摸了把脸。

  “我早该猜到的,你跟他一点不像。”

  “算了……”

  “很好了……已经很好了。”

  “他…又叫我七哥了。”

  “很好了。”

  作者:狐三]

  苏颜:靠靠靠!系统你也是够了!羡羡的刀子还不够!现在要来九妹的!小心我把你拆了!!

  系统委屈ing,明明就是你自己说要看沈九的,我随机抽取的啊……

  岳清源看着离他不远的沈九,小声的说了一句小九。声音极轻,但在数都是修真之人,自然都能听见。

  沈九皱眉,他现在还没有原谅岳清源。凭什么……凭什么自己要经历那些……明明说好要来接自己的……凭什么反悔!后来的补偿又有什么用?自己受过的苦凭这些就可以抹去吗?!

  想了很多的沈九最终还是偏了偏头,不去看岳清源受伤的眼神。

  沈清秋有些无奈,这一个个的……

  其他人也不好多说,毕竟这是他们二人的事情。

  魔道和天官组更加不能多说什么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好吧……

  苏颜:唉,魔道的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七九这一对又来搞事情了!看来应该早点让他们解除误会啊……

  岳清源和沈九之间的事情……迟早会解决的!


当渣反众人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58+59+60)

  【  绝地谷。

  绝地谷横跨了七座起伏的山峦,苍翠满覆。其中明涌暗流、瀑布怪石、幽谷高峰,错落无致。势如其名,总有似乎“被逼到绝境”的地形,然而下一刻,又能看到天无绝人之路的峰回路转。用沈清秋的眼光来看,实乃组团探险与居家必备之良品。

  ……

  最后,那幻花宫门人严厉地强调道:“严禁门派之间斗殴抢夺念珠!一旦发现有私底下互斗、以卑鄙手段抢夺他人念珠者,立刻取消参会资格,三届之内不予参会资格!”

  三届,也就是十二年。】

  “师尊,我们好久都没有“探讨”一下了”

  “不行”

  “师尊~”

  “小木屋”

  “好!”

  众人:继续看,不用管他们。


  【  这些新秀鱼龙混杂,有许多年轻没见过世面,却也有不少老油条,爬摸打滚数年的无赖混混,如果不禁止斗殴,恐怕整场大会将变得无比混乱,甚至闹出人命。因此,这个规定很有必要。

  沈清秋闲得骨头发痒,状似专注地凝视场下,早已神游九天。忽然近旁有几位掌门的女眷窃窃私语。

  “那是哪一派的弟子?生的好生俊朗。”

  “那身白衣真衬他,不比公仪师兄差呢。”

  “可是公仪师兄不但仪表非凡,更是灵力高强,怎么好拿来比呢?”

  “啧啧,你就见不得人家说公仪师兄不好吧?果然立刻就反驳了,承认吧!”

  ……

  庄重如岳清源一级的掌门自持身份,不会玩这些,不过自然有人愿意凑热闹,未过片刻,看台上就热火朝天的下了几十注。不少人都在自家门下杰出弟子身上押宝,如齐清萋就押了柳溟烟夺魁。

  沈清秋根本不需要考虑,直接在洛冰河身上押了五千灵石。

  如此大气出手,惊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涟漪。连岳清源都搁下了正与之客气寒暄的昭华寺方丈,移来目光。沈清秋见他欲言又止,道:“掌门师兄,我只是随便玩玩。稍稍激励一下冰河。”

  柳清歌冷笑:“随便玩玩。你那清静峰,挖穿了有一千块灵石吗?”

  沈清秋语塞。确实没有!】

  当时在场的几个人:呵呵,

  刚做完嘿嘿嘿回来的沈清秋。“……”脸是什么?能吃吗?反正已经丢完了。

  【此处下注,写几个字就成,事后再结,不需亮财明证。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怕赖账。他心知这是稳赚不赔的一笔,便把赌注往高了抬,反正别人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家底。

  岳清源估计是怕他们丢人丢到外面来,忙打圆场:“好了。低声。当然有。”】



  【  齐清萋过来插个嘴,一阵见血:“掌门师兄,你给啊?”

  岳清源道:“我给。”

  柳清歌:“输了算谁的?”

  岳清源:“我的。”

  沈清秋:“赢了算谁的?”

  岳清源:“你的。”

  协商完毕,除了柳清歌,皆大欢喜。沈清秋快快乐乐地下注去也。】

  沈九复杂的看了一眼岳清源,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几个字“七哥,对不起。”其实过来的时候就有一个自称系统的东西,对他说了一些话。说明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诸修士都在心里嘀咕怎么从没听过洛冰河这个名字。其实怪不得他们,洛冰河现在行事风格比较谦和低调,不愿居功,总是做完好事搞定任务就默默离开,名声总扬不起来,所以未曾大放异彩。旁人不清楚个中缘由,就当沈清秋真的如他所说,只是图个彩头,激励徒弟罢了。

  而高台之下,新秀们齐声宣誓过后,就正式开始入场了。

  因人数众多,因此分设十二个不同的入口,打乱了门派,分批进入。参会的新秀们紧张万分地踏入了绝地谷的范围,开始征程。高台之上,早已功成名就的前辈们却注都下完了一轮,好整以暇,切磋闲聊嗑瓜子儿的都有。

  ……

  女修当然也有极厉害的,可是从整体上来说,实力不够硬,心理素质也不强,往往需要别人帮忙。她们的组队对象通常是要好的师妹师姐,一路打闹玩笑不干正事,基本不成气候。

  然而,洛冰河这边,却跟了七八个人,而且不是柔弱女子就是年轻弟子。这状况很有些引人注目,当下就有人连公仪萧的英姿都不看了,转来奇怪地打量这臃肿的团队。

  其中,和洛冰河走得最近的是一名淡黄色衣衫、举着夜明珠负责照明的幻花宫弟子。】


当魔道众人看魔道语录(50)

ooc致歉


刷抖音④(七夕快乐啊)



 [   ]抖音内容

  苏颜扯了扯嘴角,有些崩溃。她恶狠狠的看向系统。

  系统!!我他妈的又要完了!!

  [标题:师姐,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给我做排骨汤?

  喂?

  师姐你在吗?

  是我

  我是羡羡

  我有事情跟你讲

  你先别挂电话啦

  听我把话说完

  很短的

  我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住

  没有啦

  江澄对我很好的

  我只是有点怕仙子所以

  就搬走了

  我现在的家名字可霸气了

  叫乱葬岗

  师姐

  我昨天又梦到你了

  是你穿嫁衣的样子哦

  你笑起来可好看可美了

  你在那边住的开不开心

  啊?

  你不用担心我

  我已经长大了

  可我还是你那个三岁的

  羡羡哦

  我要回家了

  家里只有走尸

  我有点不放心

  我一点也不孤单哦

  我没有哭啦

  就是有点感冒

  师姐

  你要照顾好自己哦

  我也会照顾好自己和

  江澄的

  我挂了

  师姐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给我做排骨汤啊

  作者:魏婴ying]

  江厌离看着现在站在江家众人面前被蓝忘机抱在怀里的魏无羡。笑着道:“师姐现在在,以后也会在。非常谢谢羡羡可以照顾好自己和江澄,羡羡想要什么时候吃排骨汤都可以,师姐出去就给你做。”

  魏无羡笑着道:“好!我要吃非常辣的!”

  江澄:“阿姐!我也要。”

  蓝景仪也跟着说道:“厌离前辈!我也要!”

  金凌:“才不要!阿娘的排骨汤我都没有喝过,凭什么给你喝。”

  蓝思追笑着看向金凌:“阿凌,给我喝吗?”

  金凌脸红道:“切,勉强……给你一点点啦!”

  蓝景仪:思追你变了!

  江厌离笑着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有。”随即看了一眼苏颜,道:“苏姑娘,你要吗?”

  苏颜:“要要要!师姐的排骨汤当然要!”啊啊啊!可以吃到师姐亲手做的排骨汤!真好啊!




发个刀子视频✔


当渣反众人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55+56+57)

  【  明帆收了帖子,窥他脸色不是很好,想到洛冰河那臭小子下山后,师尊对厨房的伙食百般挑剔,这些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问道:“师尊,要让弟子准备些粥点吗?”

  沈清秋真没胃口,摆手:“不必。你下去吧。”

  明帆不敢多说,老老实实下去了。他泪洒心田:洛冰河这小子这几年已经完全成了师尊的心头肉,我居然都没办法让师尊喝口粥!】

  沈九:那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重要的话说三遍。

  【当然他没考虑到可能是厨艺的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脚步声靠近。

  沈清秋道:“不是说了不用吗?”

  “弟子千里迢迢从外洲奔波回来,师尊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要拒绝么?”

  这声音温雅清淩,还带点玩笑的委屈,沈清秋一听,差点连人带椅翻倒在地。他猛一回头。十七岁的少年身长玉立,身着白衫,唇角勾起一点笑意,正双目灼灼瞧着他。

  洛冰河背负的长剑,是从万剑峰拔出的“正阳”。仙剑的名字和此时洛冰河的气质相得益彰。剑身灵光熠熠,这虽然也是把极上等的好剑,被洛冰河从岩壁中拔出时,引来了一众同门的惊呼赞叹,可是比起真正属于洛冰河的那把剑,却不是一个档次的。

  …………

  沈清秋道:“拟好之后直接上报给掌门师兄就好了。”

  洛冰河点了点头,还想说点什么,却微觉异样。

  今日的沈清秋,似乎格外留意自己。他忍不住笑道:“师尊为何一直看我?莫非是弟子下山这么多天,师尊也思念徒儿了?”】

  尚清华:“对,他想把你踹一脚下去!”

  沈清秋:“向天打飞机啊!我发现你最近有点欠……”

  【沈清秋道:“我养的,还不许我看了?”

  洛冰河嘻嘻地道:“自然许的。师尊看得可顺眼?”】


  沈清秋“其实我想说不顺眼……”

  【  沈清秋摇头笑笑,斟酌着措辞,道:“冰河。”

  洛冰河也觉察到,沈清秋似乎有重要的话要讲,瞬间正色:“是?”

  沈清秋盯着他的双眼:“你想不想变强?强到无与伦比、天下莫敢争锋的地步?”

  这个问题,很早之前,洛冰河就有了答案。

  他正襟危坐,毫不犹豫,直视回去:“是!”

  见他回答得如此决绝,沈清秋心内送了一口气。又追问道:“假如在那之前,你要遭受许多痛苦折磨,经历无数磨难,身心都逼近崩溃,你也要做至高强者?”

  洛冰河缓缓道:“苦楚磨难,冰河皆无所畏惧,但求能强到足以守护重要的人和事!”

  沈清秋得到了这个答案,心里总算略略平衡了一些。

  是的。洛冰河啊,为了守护你今后左拥右抱如花似玉的三千后宫佳丽,你必须变强才行!】

  “师尊其实我是想保护你才所以才想变强的不是什么后宫三千佳丽。”冰妹一脸真诚的看着沈清秋道。

  沈清秋,虽然挺感动,但碍于这么多人都在。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至于为什么没有听到冰哥的那一句出息,因为冰哥表示看多了自动免疫了,也不想浪费口水了。

  【虽然心下仍是不忍,可想到这是身为主角必须经历的破茧成蝶的过程,沈清秋也不得不调整心态。

  虽然给自己洗脑他已经很娴熟,可仍然不会因为次数多就有半点感到愉快。

  三日后,苍穹山十二峰各峰弟子参会名单备齐,齐赴大会。

  此次仙盟大会的召开场所是一处地势复杂、起伏延绵数里的山脉,名为绝地谷。

  成名的人物自持身份,不会再去参加仙盟大会,和小辈们争风头。没必要,也不屑于。因此,十二位峰主和师叔师伯级的人物都不会报名。名额上限高,那自然多多益善,最后装备齐整,向绝地谷出发的,浩浩荡荡居然有一百来号人。

  ………………

  沈清秋一边用折扇赶她腾出位置,一边泰然自若道:“我是病患,”

  齐清萋给他让出位置,嘴上却还不饶:“娇生惯养!你这个娇娇宝宝的劲儿,哪里像个金丹仙修!是不是待会儿还得有人伺候你吃点心?”

  沈清秋恍然:“不错。多谢师妹提醒。”说着扇柄敲了敲马车臂。

  不一会儿,车连子被人撩起,洛冰河笑着问:“师尊,点心,水,还是腰酸?”】

  沈九:呵,丢人!  


  【  白马精神抖数,少年俊朗非凡,阳光照耀之下,令人眼前璨璨一亮。

  沈清秋道:“你齐师叔想吃点心。”

  洛冰河立刻从怀里取出包得精巧玲珑的点心奉上。看来是早有准备。

  他道:“师尊还有吩咐请叫我。”这才放下帘子。

  柳清歌策马而过,铿锵有力地哼了一声。

  沈清秋道:“那是自然。”低头打开纸包,“龙须酥。不错嘛。”转而把点心递给齐清萋:“吃么?”

  ……齐清萋难以形容此时的感觉。

  她觉得,这大抵是忿忿不平罢了。这么贴心又灵力高强的好徒弟,居然是沈清秋教出来的。

  其实不然。她只是不知道,有个可以形容这种感受的词,叫做“闪瞎狗眼”。

  齐清萋不看吃起龙须酥的沈清秋,还在垂死挣扎,“连溟烟都骑马!”

  只要能让沈清秋稍微有一点羞愧感,就是胜利!

  恰好沈清秋无所事事,往外一看,果然,柳溟烟脸罩面纱,背负宝剑“水色”,端坐马上,微风吹过,纱衣浮动,一副飘飘欲仙之态。

  这画面太赏心悦目。沈清秋不由得多看了一会儿,叹道:“美不胜收。”

  齐清萋呸他一脸:“休要觊觎我爱徒!”】

  众人:不会不会,他现在有龙阳之好。

  沈清秋:emmm

  【这一来一往两句,被附近的洛冰河收入耳底,他脸色登时一青。

  可沈清秋一点没注意他的脸色,干脆边吃点心边往这边看起来了。他就是一种电影开场前吃爆米花喝可乐等待广告结束正片开始的心态:那可是柳溟烟!男主女主在一个场合,擦不出火花撞不出JQ来,怎么可能!

  洛冰河见师尊一直盯着柳溟烟不放,握住缰绳的手情不自禁越收越紧,骨节发白。

  “美不胜收”?

  分明脸都没露。再美能有我好看吗?

  ………………

  洛冰河余光一扫,见沈清秋不但没移开目光,反而更热火朝天地盯着这边,黑线了一下,心塞塞到牙痒痒,一边和柳溟烟言笑晏晏,一边不追痕迹地带着两人的马匹越走越快,终于远到沈清秋不把上半身全部探出马车就看不到的地步。

  沈清秋只得扫兴地坐了回去。

  怎么给忘了,男女主卿卿我我的时候从来不会有电灯泡和碍事的围观群众的。不过真是孩子长大了,谈个恋爱也知道要防着躲着长辈了……莫非是叛逆期终于要来了?】

  冰妹:嘤嘤嘤,不是这样的……



还是搞不懂为啥还有人吵,我现在把原文剧情删了一些,以后都是那个大大的三章一起发


看,道长的侧颜,朋友截的呀~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道长还是木有露正脸。嘤嘤嘤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6)

番外(阅读体6)


【(忽然,前方有人高声发号施令,命令众家子弟在一座高台前集合成阵,几名温家门生走来斥道:“都安静!不许讲话!”

  台上那人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十八|九岁的模样,趾高气扬,相貌勉强能和“俊”沾个边。但和他的头发一样,令人感觉莫名油腻。此人正是岐山温氏家主最幼一子,温晁。

  )

  苏月卿:啧啧,有时候我真怀疑温晁不是温若寒的儿子。明明老爸那么帅,而儿子呀……啧啧。

  怎么想着,却没有想到有人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江妍向来对这个温晁很不喜欢。如果不是对方现在连渣渣都不剩了,她绝对要去把他的尸体拉出来鞭尸!

  “呵,温若寒看着先前留下来的画像也挺好看的,这个温晁看着就不像他儿子啊。啧啧,看这傻缺样。”

  众人表示十分同意江妍的话。】

  温若寒现在十分尴尬,看着光屏上的温晁,他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自己儿子长大后的样子了。

  【(温晁颇爱抛头露面,不少场合都要在众家之前显摆一番,因此,他的容貌众人并不陌生。他身后一左一右侍立着两人。左是一名身姿婀娜的明艳少女,柳眉大眼,红唇如火,美中不足的是嘴皮上方有一粒黑痣,生得太不是位置,总教人想抠下来。右则是一名看上去二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高身阔肩,神色漠然,气势冷沉。

  温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视众人,似乎很是飘飘然,挥手道:“现在开始,挨个缴剑!”

  )

  江妍看着这一段,激动的一拍桌子。连这是课堂都忘记了。咬牙道:“呵呵,王灵娇。”

  虽然说蓝溯也十分讨厌王灵娇这人,但看着江妍这幅样子。无奈道:“江妍,冷静一下啊,她已经死了。”

  蓝溯十分理解江妍,所以也没有计较她在影响课堂。

  王灵娇是江家和蓝家共同的仇恨对象之一。

  对她,江妍是绝对不能保存冷静的。】



庆祝羡云篇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