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毁.

更新不定。

当渣反众人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55+56+57)

  【  明帆收了帖子,窥他脸色不是很好,想到洛冰河那臭小子下山后,师尊对厨房的伙食百般挑剔,这些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问道:“师尊,要让弟子准备些粥点吗?”

  沈清秋真没胃口,摆手:“不必。你下去吧。”

  明帆不敢多说,老老实实下去了。他泪洒心田:洛冰河这小子这几年已经完全成了师尊的心头肉,我居然都没办法让师尊喝口粥!】

  沈九:那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重要的话说三遍。

  【当然他没考虑到可能是厨艺的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脚步声靠近。

  沈清秋道:“不是说了不用吗?”

  “弟子千里迢迢从外洲奔波回来,师尊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要拒绝么?”

  这声音温雅清淩,还带点玩笑的委屈,沈清秋一听,差点连人带椅翻倒在地。他猛一回头。十七岁的少年身长玉立,身着白衫,唇角勾起一点笑意,正双目灼灼瞧着他。

  洛冰河背负的长剑,是从万剑峰拔出的“正阳”。仙剑的名字和此时洛冰河的气质相得益彰。剑身灵光熠熠,这虽然也是把极上等的好剑,被洛冰河从岩壁中拔出时,引来了一众同门的惊呼赞叹,可是比起真正属于洛冰河的那把剑,却不是一个档次的。

  …………

  沈清秋道:“拟好之后直接上报给掌门师兄就好了。”

  洛冰河点了点头,还想说点什么,却微觉异样。

  今日的沈清秋,似乎格外留意自己。他忍不住笑道:“师尊为何一直看我?莫非是弟子下山这么多天,师尊也思念徒儿了?”】

  尚清华:“对,他想把你踹一脚下去!”

  沈清秋:“向天打飞机啊!我发现你最近有点欠……”

  【沈清秋道:“我养的,还不许我看了?”

  洛冰河嘻嘻地道:“自然许的。师尊看得可顺眼?”】


  沈清秋“其实我想说不顺眼……”

  【  沈清秋摇头笑笑,斟酌着措辞,道:“冰河。”

  洛冰河也觉察到,沈清秋似乎有重要的话要讲,瞬间正色:“是?”

  沈清秋盯着他的双眼:“你想不想变强?强到无与伦比、天下莫敢争锋的地步?”

  这个问题,很早之前,洛冰河就有了答案。

  他正襟危坐,毫不犹豫,直视回去:“是!”

  见他回答得如此决绝,沈清秋心内送了一口气。又追问道:“假如在那之前,你要遭受许多痛苦折磨,经历无数磨难,身心都逼近崩溃,你也要做至高强者?”

  洛冰河缓缓道:“苦楚磨难,冰河皆无所畏惧,但求能强到足以守护重要的人和事!”

  沈清秋得到了这个答案,心里总算略略平衡了一些。

  是的。洛冰河啊,为了守护你今后左拥右抱如花似玉的三千后宫佳丽,你必须变强才行!】

  “师尊其实我是想保护你才所以才想变强的不是什么后宫三千佳丽。”冰妹一脸真诚的看着沈清秋道。

  沈清秋,虽然挺感动,但碍于这么多人都在。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至于为什么没有听到冰哥的那一句出息,因为冰哥表示看多了自动免疫了,也不想浪费口水了。

  【虽然心下仍是不忍,可想到这是身为主角必须经历的破茧成蝶的过程,沈清秋也不得不调整心态。

  虽然给自己洗脑他已经很娴熟,可仍然不会因为次数多就有半点感到愉快。

  三日后,苍穹山十二峰各峰弟子参会名单备齐,齐赴大会。

  此次仙盟大会的召开场所是一处地势复杂、起伏延绵数里的山脉,名为绝地谷。

  成名的人物自持身份,不会再去参加仙盟大会,和小辈们争风头。没必要,也不屑于。因此,十二位峰主和师叔师伯级的人物都不会报名。名额上限高,那自然多多益善,最后装备齐整,向绝地谷出发的,浩浩荡荡居然有一百来号人。

  ………………

  沈清秋一边用折扇赶她腾出位置,一边泰然自若道:“我是病患,”

  齐清萋给他让出位置,嘴上却还不饶:“娇生惯养!你这个娇娇宝宝的劲儿,哪里像个金丹仙修!是不是待会儿还得有人伺候你吃点心?”

  沈清秋恍然:“不错。多谢师妹提醒。”说着扇柄敲了敲马车臂。

  不一会儿,车连子被人撩起,洛冰河笑着问:“师尊,点心,水,还是腰酸?”】

  沈九:呵,丢人!  


  【  白马精神抖数,少年俊朗非凡,阳光照耀之下,令人眼前璨璨一亮。

  沈清秋道:“你齐师叔想吃点心。”

  洛冰河立刻从怀里取出包得精巧玲珑的点心奉上。看来是早有准备。

  他道:“师尊还有吩咐请叫我。”这才放下帘子。

  柳清歌策马而过,铿锵有力地哼了一声。

  沈清秋道:“那是自然。”低头打开纸包,“龙须酥。不错嘛。”转而把点心递给齐清萋:“吃么?”

  ……齐清萋难以形容此时的感觉。

  她觉得,这大抵是忿忿不平罢了。这么贴心又灵力高强的好徒弟,居然是沈清秋教出来的。

  其实不然。她只是不知道,有个可以形容这种感受的词,叫做“闪瞎狗眼”。

  齐清萋不看吃起龙须酥的沈清秋,还在垂死挣扎,“连溟烟都骑马!”

  只要能让沈清秋稍微有一点羞愧感,就是胜利!

  恰好沈清秋无所事事,往外一看,果然,柳溟烟脸罩面纱,背负宝剑“水色”,端坐马上,微风吹过,纱衣浮动,一副飘飘欲仙之态。

  这画面太赏心悦目。沈清秋不由得多看了一会儿,叹道:“美不胜收。”

  齐清萋呸他一脸:“休要觊觎我爱徒!”】

  众人:不会不会,他现在有龙阳之好。

  沈清秋:emmm

  【这一来一往两句,被附近的洛冰河收入耳底,他脸色登时一青。

  可沈清秋一点没注意他的脸色,干脆边吃点心边往这边看起来了。他就是一种电影开场前吃爆米花喝可乐等待广告结束正片开始的心态:那可是柳溟烟!男主女主在一个场合,擦不出火花撞不出JQ来,怎么可能!

  洛冰河见师尊一直盯着柳溟烟不放,握住缰绳的手情不自禁越收越紧,骨节发白。

  “美不胜收”?

  分明脸都没露。再美能有我好看吗?

  ………………

  洛冰河余光一扫,见沈清秋不但没移开目光,反而更热火朝天地盯着这边,黑线了一下,心塞塞到牙痒痒,一边和柳溟烟言笑晏晏,一边不追痕迹地带着两人的马匹越走越快,终于远到沈清秋不把上半身全部探出马车就看不到的地步。

  沈清秋只得扫兴地坐了回去。

  怎么给忘了,男女主卿卿我我的时候从来不会有电灯泡和碍事的围观群众的。不过真是孩子长大了,谈个恋爱也知道要防着躲着长辈了……莫非是叛逆期终于要来了?】

  冰妹:嘤嘤嘤,不是这样的……



还是搞不懂为啥还有人吵,我现在把原文剧情删了一些,以后都是那个大大的三章一起发


评论(9)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