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毁.

更新不定。

番外(阅读体7)

啊啊啊!原文放不出来,只可以看图片啦。

发现我最近掉粉了,无奈……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6)

番外(阅读体6)


【(忽然,前方有人高声发号施令,命令众家子弟在一座高台前集合成阵,几名温家门生走来斥道:“都安静!不许讲话!”

  台上那人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十八|九岁的模样,趾高气扬,相貌勉强能和“俊”沾个边。但和他的头发一样,令人感觉莫名油腻。此人正是岐山温氏家主最幼一子,温晁。

  )

  苏月卿:啧啧,有时候我真怀疑温晁不是温若寒的儿子。明明老爸那么帅,而儿子呀……啧啧。

  怎么想着,却没有想到有人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江妍向来对这个温晁很不喜欢。如果不是对方现在连渣渣都不剩了,她绝对要去把他的尸体拉出来鞭尸!

  “呵,温若寒看着先前留下来的画像也挺好看的,这个温晁看着就不像他儿子啊。啧啧,看这傻缺样。”

  众人表示十分同意江妍的话。】

  温若寒现在十分尴尬,看着光屏上的温晁,他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自己儿子长大后的样子了。

  【(温晁颇爱抛头露面,不少场合都要在众家之前显摆一番,因此,他的容貌众人并不陌生。他身后一左一右侍立着两人。左是一名身姿婀娜的明艳少女,柳眉大眼,红唇如火,美中不足的是嘴皮上方有一粒黑痣,生得太不是位置,总教人想抠下来。右则是一名看上去二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高身阔肩,神色漠然,气势冷沉。

  温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视众人,似乎很是飘飘然,挥手道:“现在开始,挨个缴剑!”

  )

  江妍看着这一段,激动的一拍桌子。连这是课堂都忘记了。咬牙道:“呵呵,王灵娇。”

  虽然说蓝溯也十分讨厌王灵娇这人,但看着江妍这幅样子。无奈道:“江妍,冷静一下啊,她已经死了。”

  蓝溯十分理解江妍,所以也没有计较她在影响课堂。

  王灵娇是江家和蓝家共同的仇恨对象之一。

  对她,江妍是绝对不能保存冷静的。】



庆祝羡云篇开播!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5)

番外(阅读体5)


[(坐了一会儿,江枫眠道:“今晚我会再清点八人,明/日/你们就一起出发。”

  江澄点了点头,迟疑着不知该再说什么,他从来不懂该怎么和父亲交流。魏无羡喝完了汤,道:“江叔叔,你没有什么东西要给我们的吗?”

  江枫眠微微一笑,道:“要给你们的东西早给了。剑在身侧,训在心中。”

  魏无羡道:“哦!‘明知不可而为之’,对吧?”

  江澄立刻警告道:“这意思可不是让你明知道要闯祸,还硬要去作怪!”

  席间气氛这才活络起来。)

  苏月卿在心里默默替江澄感到不值。

  他从来不懂该怎么和父亲交流……

  就这么一句话,苏月卿却想到了许多。

  江枫眠或许是想要锻炼江澄吧,但是那也不是一个父亲该对自己亲生儿子的态度吧

  为什么对魏无羡可以那般纵容,出了什么事都可以为他收场?

  而江澄却……不行?

  (次日,临走之前,江枫眠交代了必要事宜,只多说了一句,“云梦江氏的子弟,还不至于如此脆弱,经不起外界一点风浪。”

  江厌离则送了他们一段又一段,往每个人的怀里塞满各种干粮吃食,真的怕他们在岐山吃不饱。十名少年拖着一身沉甸甸的食物,从莲花坞出发,在温氏规定的日期之前,到达了位于岐山的指定地点。

  大大小绪家族的世家子弟都零零散散来了不少,具是小辈,几百人中,不少都是相识或脸熟的。三五成团,低声交谈,神色都不怎么好,看来都是用不太客气的方式召集来的。

  扫了一圈,魏无羡道:“姑苏那边果然也来人了。”

  姑苏蓝氏的人也来了十多个,不知为什么,形容都颇为憔悴。蓝忘机的脸色尤为苍白,但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背上背着避尘剑,孤身而立,四周一片冷清。

  魏无羡本想上去同他招呼,江澄警告他道:“勿生事端!”只得作罢。)

  金离看着这里,嗤笑了一声。温家……呵呵。

  温镜离也是连连摇头。]

  蓝夫人的脸色不怎么好。

  她刚刚注意到了,忘机的脸色尤为苍白。怎么会……云深不知处难道出事了吗……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4)

番外(阅读体4)(写手死亡挑战加更)


虞紫鸢皱着眉头看向温若寒,全然不复刚刚的小女儿姿态。道:“温宗主,岐山温氏也太过放肆了吧。”

  蓝启仁也认同虞紫鸢说的。

  温若寒笑道:“在下现在并没有这个意思,以后也不会有呢。”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江澄不解,虞夫人不再理他们,昂首挺胸地穿过长廊。他身后那两名侍女恶狠狠地瞪向魏无羡,跟着主人一道走了。

  晚间,他们才知道,“不想出去也得出去”是什么意思。

  岐山温氏以其他世家教导无方、荒废人才为由,要求各家在三日之内,每家派遣至少十名家族子弟赴往岐山,由他们派专人亲自教化。

  江澄愕然道:“温家的人果真说得出这种话?太厚颜无耻了!”

  魏无羡道:“自以为是百家之长天上的太阳呗。温家不要脸又不是头一回了。仗着家大势大,去年就开始不允许其他家族夜猎了,抢了别人多少猎物,占了多少地盘。”

  江枫眠坐于首席,道:“慎言。用餐。”)

  蓝溯道:“之后就差不多是屠玄武了吧。”

  苏月卿点头。

  (  堂中只有五人,分开坐,每个人身前都摆着一张方形小案,案上是几碟子饭食。魏无羡低头动了动筷子,忽然被人扯了扯衣角。转过脸,只见江厌离递过来一只小碟,碟子里是数粒剥好的莲子,肥肥白白,新鲜饱满。

  魏无羡悄声道:“谢谢师姐。”

  江厌离微微一笑,那张甚为清淡的面容,霎时添了几分生动颜色。虞紫鸢冷冷地道:“还用什么餐,过几天到了岐山,都不知道有没有饭给他们吃,不如趁现在开始多饿几顿,习惯习惯!”

  岐山温氏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无法拒绝的。无数前例为证,如果有哪个家族胆敢违抗他们的命令,就会被扣上“仙门逆乱”、“百家之害”等等奇怪的罪名,并以此为由,将之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歼灭。

  江枫眠淡声道:“你何必这么焦躁。无论日后如何,今天的饭还是要吃的。”

  虞夫人忍了又忍,拍桌道:“我焦躁?我焦躁才是对的!你怎么还能这么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你是没听到温家派来的人怎么说的吗?温家一个家奴,也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送去的十名子弟里还必须要有本家子弟,本家子弟什么意思?阿澄和阿离,一定至少要有一个在里面!送过去干什么?教化?别人家怎么教导自家子弟,轮得到他们姓温的来插手?!这是送人过去给他们拿捏,给他们做人质!”

  江澄道:“阿娘,你别生气,我去就行了。”

  虞夫人斥道:“当然是你去,难不成还让你姐姐去?看她那个样子,现在还在乐呵呵地剥莲子。阿离,别剥了,你剥给谁吃?你是主人,不是别人的家仆!”

  听到“家仆”二字,魏无羡倒是无所谓,一口气把碟子里的莲子全都吃光了,正在嚼,嚼得口里都是丝丝清凉的甜意。江枫眠微微抬头,道:“三娘。”

  虞夫人道:“我说错什么了吗?家仆?不乐意听到这个词?江枫眠,我问你,这次,你打不打算让他去?”

  江枫眠道:“看他自己,想去就去。”

  魏无羡举手道:“我要去。”

  虞夫人冷笑道:“真好啊。想去就去,想不去也肯定能不去。凭什么阿澄却非去不可啊?给别人养儿子,养成这样,江宗主,你可真是个大大的好人!”

  她心中有气,只想把这股愤懑发泄出来,毫无道理可言。其余人都安静地任她撒火。江枫眠道:“三娘子,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江澄坐在原地,仰头望她,道:“阿娘。”

  虞夫人站起身来,讥嘲道:“你叫我干什么?跟你父亲一样,让我少说两句?你是个傻的,我早告诉你了,你这辈子都是比不过你旁边坐着的那个了。修为比不过,夜猎比不过,连射个风筝都比不过!没法子,谁让你的娘不如别人的娘?比不过就是比不过。你娘为你不平,跟你说了多少次别跟他鬼混!你还帮他说话。我怎么生出你这种儿子的!”

  她径自走了出去,留江澄坐在原位,脸色忽黑忽白。江厌离悄悄把一盘剥好的莲子放到他的食案边上。

  )

  苏月卿看着这一段,有些不好受,虞夫人真的是很爱江枫眠的啊。为什么他们就不明白对方的心意呢。

  ]

  虞紫鸢看着江枫眠,突然间笑了。

  为什么之前就是不明白呢,江枫眠……其实是喜欢自己的。

  所以,现在这样就好了。那些事情也不会发生的!


水了。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3)

番外(阅读体3)


[(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站出来道:“我的。”

  另一名侍女哼道:“你倒老实。”

  她们往两旁分开,从后面走出一个佩剑的紫衣女子来。

  这女子肤色腻白,颇具丽色,眉眼秀致,却有凌厉之意。唇角似勾非勾,天然的一派讥诮,与江澄如出一撤。腰肢纤细,紫衣翩翩,面庞和扶在剑柄上的右手都如冷冰冰的玉石一般,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缀着紫晶石的指环。

  江澄见到她,露出笑容,叫道:“阿娘。”

  其余的少年则恭恭敬敬地道:“虞夫人。”

  虞夫人就是江澄的母亲,虞紫鸢。也是江枫眠的夫人,当初还曾是他的同修。照理说,应该叫她江夫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一直都是叫她虞夫人。有人猜是不是虞夫人性格强势,不喜冠夫姓。对此,夫妇二人也并无异议。

  虞夫人出身望族眉山虞氏,家中排行第三,又称虞三娘子。在玄门之中有一个名号“紫蜘蛛”,报出来就能吓着一批人。年少时便性情冷厉,不喜与人打交道,与人打交道便不讨喜。嫁给江枫眠后也常年夜猎在外,不怎么爱留居江家的莲花坞。而且她在莲花坞的居所和江枫眠是分开的,独占一带,里面只有她和她从虞家带过来的一批心腹家人居住。这两名年轻女子金珠、银珠都是她的心腹使女,总不离身。)

  苏清言看着这一段对虞紫鸢的介绍,心里不免为她感到惋惜。

  到最后,虞紫鸢也没能知道其实江枫眠是爱她的。

  江妍想了想,道:“谁说没有人叫虞前辈江夫人的!我现在就叫。哼,江夫人也是我最崇拜的人!”

  蓝溯笑着看她:“是啊,江夫人的确很厉害呢。”]

  众人看了看虞紫鸢,想了想。还是对她道:“江夫人。”

  虞紫鸢本来看着江家未来的那个小辈这样叫她还是很感动的。但是现在被他们叫江夫人,她的脸就有些红了。

  厉声道:“谁是江夫人啊!我才不是!”

  江枫眠走到虞紫鸢跟前,握住她的手,笑道:“你就是我的江夫人啊。”

  藏色散人也跟着笑道:“是啊是啊,虞姐姐当然是江夫人啦。”

  虞紫鸢把头偏向一边,不理会江枫眠。却没有把江枫眠握着她的手甩开。

  [(虞夫人扫了江澄一眼,道:“又在疯玩?过来给我看看。”

  江澄挨到她身边,虞夫人纤细的五指捏了捏他的手臂,在他肩头啪的一拍,教训道:“修为一点长进也没有,都快十七岁了,还像个无知幼子,整天只知道跟人瞎闹。你跟别人一样吗?别人将来鬼知道会在哪条阴沟里扑腾,你以后可是要做江家家主的!”

  江澄被她拍得身形一晃,低头不敢辩解。魏无羡知道,不消说,这又是在明着暗着地骂自己了。一旁有师弟悄悄冲他吐舌头,魏无羡对他挑了挑眉。虞夫人道:“魏婴,你又在作什么怪?”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站了出来,虞夫人骂道:“又是这幅模样!你若是自己不求上进,就不要拉着江澄跟你一起鬼混,带坏了他。”

  魏无羡惊讶道:“我不求上进吗?莲花坞里最上进的不就是我吗?”

  少年人忍性不高,就是要驳几句嘴。一听这话,虞夫人眉心果然现出一道煞气,江澄道:“魏无羡,你闭嘴!”

  他转向虞夫人,道:“不是我们想窝在莲花坞里射风筝,可现在不是谁都没办法出去吗?温家把所有夜猎区都划为他们的地盘,我就算想出去夜猎,也没有地方可以下手。待在家里不出去惹事、跟温家人争抢猎物,这不是您和父亲交代过的吗?”

  虞夫人冷笑道:“只怕这次是你不想出去,也得出去了。”)

  金离道:“这温家人也太放肆了吧。难怪会有射日之征。”

  温镜离笑道:“是啊,若岐山温氏不这样,说不定还不会发生这些呢。”

  江妍跟着附和:“活该被老祖弄死。”]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2)

番外(阅读体2)

注:番外与正文无关,正文没有看原著。


[(  云梦多湖,莲花坞便是依湖而建的。

  从莲花坞的码头这边出发,顺水划船不久,便有好大一片莲塘,叫做莲花湖,怕是有数十里。碧叶宽大,粉荷亭亭,挨肩擦头。湖风吹过,花摇叶颤,仿佛在频频点头。清新娇美之中,还有几分憨态可掬。

  江家的莲花坞不似别家的仙府那样紧闭大门,方圆几里之内都不允许普通人出现,大门前宽阔的码头上时常有卖莲蓬、菱角、各种面点的小贩蹲守,热闹得很。附近人家的孩童也可以吸着鼻涕偷偷溜到莲花坞的校场里,偷看热闹,即便被发现了也不会被骂,偶尔还能和世家子弟一起玩耍。)

  苏月卿一脸向往,讲真的,若不是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待下去,他一定要去云梦看一下!

  江妍非常自豪,她家莲花坞就是好!

  聂云摇了摇扇子,云梦啊……是个非常好的地方呢。

  金离:哼,金麟台才是最好的。]

  魏长泽揽着藏色散人的腰,笑着道:“云梦的确非常好呢。”

  虞紫鸢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却是同意魏长泽说的话的。

  聂夫人附和着说道:“在清谈盛会的时候也是云梦最为热闹啊。”

  [(魏无羡年少时候,常常在莲花湖之畔放风筝。

  江澄紧紧盯着自己的风筝,不时瞅一瞅魏无羡的那只。魏无羡的风筝已经飞很高,可他还是没有动手挽弓的意思,右手搭在眉间,仰头而笑,似乎觉得,还是不够远。

  眼看风筝已经快飞出自己有十足把握能射中的距离,江澄一咬牙,搭箭拉弦,白羽嗖的射出。那只画成独眼怪模样的风筝被一箭贯目,落了下来。

  江澄眉头一展,道:“中了!”

  随即,他道:“你的飞了那么远,还射得着吗?”

  魏无羡道:“你猜?”

  他这才抽出一支箭,凝神瞄准。弓弦拉满,崩然松手。

  中。

  江澄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群少年都把弓收了起来,嘿嘿哈哈地去捡风筝。落得最近的,就是最差的,捡起来之后要被旁人嘲笑一番。魏无羡那只落的最远,在他前面就是第二名的江澄的风筝。谁知,转过了九曲莲花廊,忽然闪出两个身姿窈窕的年轻女子,作武装侍女打扮,都佩着短剑。其中一个拿着一只风筝、一支箭,挡在了他们面前。

  高个的那名侍女冷冷地道:“这是谁的?”

  众少年一见这两名女子,心里都叫糟糕。)

  江妍有些羡慕,当时魏前辈和江宗主感情多好啊,可是……为什么要变成那样啊……]

  藏色散人笑着看向虞紫鸢,道:“虞姐姐,你看他们关系多好啊。”

  虞紫鸢冷哼一声,把头转向一边。心里却有些不满,她家阿澄为什么是第二啊。哼。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1)

番外(阅读体1)


短小,超短小,就三百多字~


系统:“你们对未来的事情大概也有了一些了解吧。”

  众人:“嗯。”了解当真是不少啊。

  系统接着道:“但是你们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所以现在要让你们细致的了解一下了。”

  藏色散人挑了挑眉,勾唇一笑。很期待呢。

  [苏月卿看着眼前的学生,想了想,还是决定让他们仔细了解一下羡羡他们的不容易。

  便拉着苏清言跑到一边,跟她说准备让这些人看魔道的原著。

  苏清言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但是要看完一本书绝对要很久,而她们现在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待下去了。

  便对苏月卿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们只给他们看教化到魏无羡死了的那一段。”

  苏月卿狂点头,表示服从苏清言说的一切。

  如此这般,众人便开始了他们阅读原著之旅。]

  空间内的人也表示很期待。

  但是藏色散人总是对自己儿子要死一次表示不舒服。虽然知道儿子最后会回来,但是……终归是放心不下啊……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10)

苏月卿:嘤嘤嘤……羡羡你好惨……好心疼……


 [(身后一轮圆月,魏无羡手拿天子笑。仰头喝了一口。而旁边却写上:金丹已去,心结未解。

  不知此刻饮酒的魏无羡是何种心情啊……)

  江妍的眼眶中出现了一抹晶莹,魏前辈曾经失去过金丹吗?那得多疼啊……

  金离眼睛眯起,他倒是没有想到魏无羡失去过金丹。不过也笑了笑,凭什么金子轩和江厌离前辈死了,而魏无羡却只是失去了金丹?这根本就不公平!

  苏月卿的表情和江妍差不多,也是一副快要落泪的样子。

  嘤嘤嘤……羡羡你好惨,好心疼……

  苏清言看着苏月卿这幅样子,嫌弃的把头偏向一边。]

  这里的人被这个消息惊的一愣。

  藏色散人有些无措,怎么会……她的阿婴怎么会失去金丹……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魏长泽脸色也极不好看,为什么那么活泼的阿婴会承受这些……他……得多疼啊……

  蓝夫人走到藏色散人面前,伸手拍了拍藏色散人的背。

  同为母亲,她当然知道此时藏色的心情。

  青蘅君却想到了一件事,道:“我们现在都知道魏无羡是修了邪门歪道,这……会不会跟他失去了金丹有关?”

  众人也仔细想了想,发现真的极有可能是这样的。

  [(魏无羡又出现在了竹林,还是拿着天子笑,恍惚间好像看见他笑了。写着:怎能就此了去。)

  聂云:是啊……不可能这么了去呢,毕竟……那时候的温狗还是要除的。

  (魏无羡拿起来陈情,放在嘴边,想是要吹奏一曲。配字:愿凡事了去,就此别过。)

  蓝溯:呵呵,怎么会了去呢?就算你死了,还是会有很多人在后面说你的坏话,把一切罪名安在你的身上。如此……又怎么了去?

  (画面偏过了一个角度,随即一黑。

  出现了几个大字:世事从此不闻不问。)

  众人:不闻不问?你想不闻不问别人并不会让你这样啊……什么时候你也可以自私一回呢?]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9)

苏清言:伤害了薛洋的人我都不会喜欢的。(粉丝破一千更)


[(【魔道/cos】与世无争,终抵不过那些流言蜚语

  众人道我一声夷陵老祖,不过是怕我畏我。可又有何人是由心道一声夷陵老祖。)

  金离在心里发出一声嗤笑,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还不是亲手害死了金子轩和江厌离前辈。再怎么样我都不会喜欢你的!

  蓝溯眯了眯眼,当时的仙门百家也是可笑。到现在了,有些人还用自己编造出来的历史来误导小辈,呵呵。

  其他人心里也有些说不出的郁闷。在这里的人,有些小辈就是被家里的大人误导,导致现在都对当时的历史保持不清不楚的状况。

  (魏无羡撑手坐在河边,例外一只手拿着天子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身旁还有几盏莲灯。

  画面一转,江厌离来到了这里,手捧莲花灯。魏无羡来到江厌离身边,手中也提着一盏白灯笼。

  画面渐渐黑了下去,出现了四个字。

  忆……莲花坞。)

  江妍的眸子暗了下去,她才想起。当魏无羡成为夷陵老祖的时候……江家已经灭了……

  聂云:莲花坞啊……唉。

  温镜离:虽然说现在的温家不是以前的岐山温氏,但是……

  苏月卿:“啊!!虽然说看了很多遍,但是每看一次都会很伤感啊!”心疼我家羡羡。

  苏清言瞥了一眼苏月卿,哼了一声。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喜欢魏无羡的。伤害了薛洋的人我都不会喜欢的。]

  虞紫鸢看了一眼温若寒,道:“若你真的要伤害江家的人,不管现在我们的情分怎么样,我都不会放过你。”

  温若寒嘴角微微上挑:“怎么会,虞夫人,我可没有那个想法。”

  江枫眠:“呵,没有最好。”


[魔道]家长组看未来(8)

金夫人:呵,私生子也可以称尊?(众人在线掉马)


系统出声了:“可能你们现在不知道他们现在说的是谁。所以我现在告诉你们。夷陵老祖讲的是藏色散人和魏长泽的儿子魏无羡,含光君讲的是青蘅君和蓝夫人的儿子蓝忘机,而后还有三毒圣手江晚吟,泽芜君蓝曦臣,敛芳尊金光瑶,赤峰尊聂明玦,一问三不知聂怀桑等其他人。”

  藏色散人现在皱着眉头,夷陵老祖这个名号是真的不好。未来的阿婴一定是受了很多苦吧。

  魏长泽也是叹了口气。

  金光善现在就不满了,阴阳怪气道:“呵呵,连夷陵老祖都有介绍,怎么子轩就没有呢。”

  金夫人皱眉:“子轩先不说。金光善,我问你,这金光瑶到底是你什么人!呵,私生子也可以称尊?”

  蓝家人虽然对金夫人的发言表示不满,但到底是别人家的家务事他们也不好管。

  看见现在这个气氛有些不妙,聂夫人立马把自己儿子推了出来。对着聂宗主道:“怀桑以后怎会是一问三不知?虽说他现在调皮了些,但也不该是这样的啊。”

  聂宗主脾气上来了,大声道:“回去一定要管教好怀桑这个臭小子!”

  如此,气氛才开始渐渐好转。而光屏也开始继续运转了。

  [苏月卿见一曲终了,当即道:“当醉少年游说的就是姑苏求学的故事,我知道现在有些人一定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我们现在要继续看b站了!”

  等了这么久,终于更新完了!

  蓝溯只是笑了笑,把课堂的主动权交给了她们。

  她相信,这两个女孩子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苏清言一把抢过苏月卿手中的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

  是关于魏无羡的 虽然说苏清言不怎么喜欢魏无羡,但也是点了它。

  苏月卿看了,也没多说什么。

  如此,众人面前便出现了那个视频的名字。

  “[魔道/cos]与世无争  终抵不过那些流言蜚语”]

  青蘅君看到标题后,心中叹了口气。现在的仙门百家,当真是……

  而藏色散人则是心中紧张,她现在心里不知道怎么,非常慌。



有木有人喜欢青玄啊……我现在超级想要一个可以和我一起的哥哥(虽然群里有一个哥哥了,但是那不一样。)!

问原因……因为我现在站水风骨科。

咳咳,要做我哥哥的联系下我吧……委屈ing。